北京阅读季:迎来"冬读人"主题 讲述书香家庭阅读故事
2018-12-05 10:45:00
 

“椿树书苑”的家庭阅读故事

 

  北京是座公认的阅读之城。

  北京阅读季4月启动至今,先后推出了“春诵水”、“夏阅山”和“秋览城”三大主题活动。随着时序进入冬天,阅读季也将迎来“冬读人”主题和最后阶段。在这一阶段,读者不仅可以看到收官阶段的各种盛典和理性总结,欣赏到让人神往的书香家庭阅读故事,更能接触到令人目不暇接的金牌阅读推广人……

  穿过充满北京特色的逼仄胡同,踏过一座四合院门槛,一处开阔的平台马上展现在眼前。环绕左右的,是各式各样的绿植和古朴大气的阅览室。四合院门口挂着“椿树书苑”的牌子,它是西城区椿树街道和西城区超爱阅读学问传播中心联合打造的社区阅读品牌,由林白水故居改造而成,被读者誉为“北京最美社区书苑”。

  在“椿树书院”,记者见到了西城区书香家庭的两位家长高洋、郝江鹂,还有她们的孩子,听她们讲自己家里的阅读故事。

  阅读是回报率更高的投资

高洋一家  

  郭俊恩今年6岁,刚刚上小学一年级。妈妈高洋说因为孩子上小学,前段时间才搬到这边来,“孩子能有这样一个读书环境真的太幸运了。从家走到书苑也就15分钟时间。这里书香氛围、外部环境、图书投放都非常符合大家的需要。”

  高洋之所以这样高兴,是因为6岁的郭俊恩的“阅读史”已有3年。这与孩子成长的氛围有很大关联:作为教育工编辑的高洋一直秉持“终身阅读”的理念,在她看来,只有能够做到深度思考、耐心阅读的人才能够静下心来做事,而孩子爸爸恰好也有阅读的爱好,于是,他们的阅读计划便伴随着孩子一起“诞生”了。

  招数一

  家长以身作则

  从最开始的黑白卡、听广播和各种各样的故事,再到后来慢慢能读绘本和一些带拼音的图书,郭俊恩的阅读经历了一个由被动到主动的过程。说起来简单,但身为亲历者的高洋也有被儿子“折磨”的经历。毕竟调皮贪玩是每个孩子的天性,男孩子则可能更加淘气一些。

  “有时候看到朋友圈转发的《为什么你的孩子不×××》系列的文章,真的挺有感触的。”高洋说道,“不过再仔细想这可能是家长的责任,比如拖延症,你自己做事都拖拖拉拉的,怎么还能指责孩子呢?”

  于是她和爱人一起读书,以身作则来带动孩子阅读。为了更好地帮助孩子成长,她特地考取育婴师资格证,并试着从物质和精神两方面来为孩子营造一个良好的读书氛围,“周末大家会带孩子去图书城、图书大厦买书。他要买其他东西大家可能会拒绝,但买书绝对不会。当然,大家会问他为什么要选择这本书、有没有阅读计划。”

  招数二

  当一个“无知”的妈妈

  高洋还特别注重阅读氛围的塑造。在她看来,读书是一种享受,需要全身心投入。在孩子读书时,她会摆上精致的熏香并弹奏古筝,让孩子在一个非常安闲的环境下阅读。

  甚至,在阅读环境的某些细节上,高洋到了苛刻的程度:“之前我从宜家买了一张小白桌给孩子当书桌。不久,我发现孩子在上面看书时一直静不下心来,非常闹腾。我分析,可能是桌面太白让孩子分心了,于是买来一块桌布铺在上面,并在上面摆了一盆小绿植。这样一来,孩子读书时的心态就完全不一样了,安静了许多。”

  孩子在读书选择方面都会倾向于选择好玩的、有趣的故事书,而对于那些涉及学问、历史方面的书籍缺乏兴趣,甚至会产生逆反情绪。高洋在解决这个问题时提出了两个思路:一个是“实地考察”,另一个是当一个“无知”的妈妈。

  北京拥有丰富的博物馆资源,高洋偶尔会带着孩子一起去参观。在去之前,她都会先和孩子一起做攻略,并设计一些问题,然后再带着孩子去现场找答案。当博物馆导游讲解时,孩子也会有困惑,并向妈妈求助,此时高洋的策略是“装傻”。

  “我觉得有时候要学会做一个‘无知的妈妈’,多向孩子提出问题,向他请教。”高洋说,“去故宫时,我就指着那些建筑问他‘拱是什么呀’?他回家后就会去寻找答案。带着兴趣和问题去阅读时效率非常高。”

  招数三

  “温故而知新”

  高洋非常清楚“温故而知新”的重要性,她往往会让孩子将一本绘本读3至7遍:第一遍是欣赏图片,第二遍是带着问题去阅读,第三遍则是品味文字的细节。除此之外,语言组织、图画构图、编辑创作的背景故事都是孩子阅读的重点。她还要求孩子用画画的方式来做思维导图,用水彩笔在图纸上画下各种符号,来记录自己每次读书的感受。

  每年中秋、十一,家庭聚会时都有一个环节,每个家庭成员总结过去一段时间来工作、学习、生活上取得的一些成绩,小朋友成就不多,所以那些读过的书成了他最大的骄傲,这也是一种“温故”的方式。

  “同一本书在不同的时间读都会产生特殊的感受。”高洋说,“我最近读《红楼梦》,关注的内容跟18岁时完全不同,也发现了更多的东西。”

  如今,郭俊恩小朋友的生活已经离不开书了,不管是在家里、学校、大院图书中心或是椿树书苑,都能看到他的身影。高洋也和孩子的老师合作,在孩子的记录本上添上了“阅读情况”。通过读书,孩子跟老师有了交集,在上课的时候更容易集中精力跟着老师的思路走。

  对于家庭今后读书氛围的塑造,高洋希翼分三步走:先让孩子学会自主阅读,接下来能够举一反三,最后形成深度思考的阅读。她把孩子终身阅读习惯的培养视为一种低成本、高回报但周期长的投资。

  “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可以让他学到很多东西,最重要的是能养成自主学习的习惯,这样以后就能少操心,也不用花那么多钱去上补习班。这也是一种‘省钱’的办法。”高洋对记者说。  

  阅读见证孩子成长

 

郝江鹂一家

  郝江鹂和她的孩子张皓是“甲骨文·悦读”书店最早的一批会员——书店由超爱阅读学问传播运营,因此郝江鹂一家成了椿树书苑的常客,甚至成为甲骨文书店的宣传大使,“大家一直建议贺超(甲骨文书店创办人)多在社区设点,还经常帮他推广。孩子有时间就来这读书,还积极参加他们的分享、观影活动。”郝江鹂自豪地说道。

  招数一 家长“伴读”

  郝江鹂和爱人张相军从孩子出生起就有意识地培养其阅读习惯,如今12岁的张皓已升入6年级,尽管学习紧张,但也从未丢下书本,每天都会很自觉地读书。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从事法律工作的父亲,后者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必须坚持学习与阅读,只有这样才能对不断变化的世界有全面的了解和判断。

  “人生有三样东西是带不走的:身体、常识和朋友。”张相军说,“学习对大家来说是工作的一部分,阅读对孩子而言则是成长的一部分。”

  在张皓更小的时候,夫妻俩采取的是“伴读”的方式:家长与孩子同读一本书,之后再一起讨论情节,让孩子在回顾的同时学会概括主要内容。郝江鹂坦言,虽然“伴读”时期读的大多是一些儿童作品,但是家长并非毫无收获,孩子提供的独特视角对他们会有启发,也会丰富他们的阅读体验。

  招数二 自发组织读书小组

  发生质变是在三年级的某天早晨,郝江鹂起床后发现张皓正坐在书桌前看书。自那以后,他不仅每天早晨6点都会主动起床赶在上学前读一小时书,还学会了主动选书、自己安排阅读计划。这是怎么回事呢?

  “当时他们班有个孩子也特喜欢读书,他去别人家做客的时候很受触动,于是他们四五个孩子就自发地组织了一个读书小组。”郝江鹂先容,“老师知道后非常欣喜,这几位同学带动了全班阅读。”

  在郝江鹂看来,孩子阅读习惯的养成当然离不开家长的以身作则,但学校老师的鼓励、同学的帮助、社区图书馆的建设,乃至整个社会的倡导也发挥了重要作用。

  “曾经听资讯里报道,中国人的年均阅读数比日本、瑞典等国家少很多,现在整个国家都在倡导读书,像社区图书馆就给大家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她说道。

  招数三 让阅读触动孩子

  张皓读书也有一个渐进的过程。以《西游记》为例,他就依次读过连环画本、拼音本、半白话本,现在正在读原版;在作品题材上,他也涉猎颇广,除了一直以来都很感兴趣的冒险小说、科幻小说外,在老师的引导下,也能够静下心来读一些严肃的文学作品。而正如他父亲所言,张皓在阅读的过程中成长了。

  “有一次我加班很晚才回家,他看我回来就问我一道数学题怎么做。当时我已经拿着他的练习册坐下来看题了,后来他说了一句很让我感动的话:‘妈,你还没吃饭吧,你先去吃吧。’”郝江鹂认为,这和孩子之前推荐给她的一篇文章——季羡林的《怀念母亲》有关。在阅读的过程中,文字的某些情绪会让孩子产生某种触动。

  如今张皓已经养成了自主阅读的习惯,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捧起一本书。而唯一让郝江鹂感到担忧的是电子游戏以及诸如QQ、微信之类的网络社交媒体对孩子阅读时间的挤压。

  “有时候他的朋友邀请他联网玩游戏,不让他参加,他说会丢面子,会失去朋友。有时候他热衷于在线聊天,或者看视频。”郝江鹂无奈地说,“还有就是电子产品,虽然现在有电子书,但是电子产品和捧在手上的书完全是不同的感觉。阅读纸质书是在和书中人物对话,读电子书的话很难进入那种情境,不如白纸黑字那么亲切。作为家长,大家会引导他合理安排时间,坚持阅读,以书为友,以书为伴。”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崔巍 实习生 邓先宇)

来源:北京西城文明网    责任编辑:秦雪娇 张殊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